欢迎访问文教维权网!
当前所在: 主页 > 文化统计 >

康平生:成 长 记 趣

  • 时间:2014-12-18 13:54
  • 来源:未知
  • 字号:

这些都是些陈芝麻、老套子的往事了,不胜其烦地聊聊,其中又多少有点童趣、稚趣,似可解颐。

儿子咿呀学语的时候,我抱着去镇上赶集,镇医院青砖围墙外壁有几个醒目的朱红大字,见儿子在专注地张望,我念到:红桃K生血剂。一年后,当我拖着儿子的手路过时,指着问:那是啥?儿子脆生生地说:红桃K生血剂!

很少带儿子来单位,只有一次儿子爬在办公桌上玩,我在电脑前做报表,无意中叹了声,儿子问:爸爸,你是不是累很?一老同事进来,儿子伶牙俐齿的问了句:领导来啦吗?有人愕然。

家里那时有二十几盘磁带,还没上学的儿子能分辩出各是什么,《红灯记》等等,其中有一盘韦唯的《爱的奉献》。这年在老家过春节,一大锅肉煮熟,儿子还在叭嗒叭嗒扇风掀(即风箱),我问:丹丹你做啥哩?答:我在烧‘爱的风掀(谐‘奉献)!

我姐夫曾抱着儿子去大队门(村委会所在)上玩,儿子说:姑父,我爸爸还给我到这达买牛排饼来,哈哈,姑父给你买!。又一次在这里,儿子问:姑父,雪糕好吃不?

外好吃么。姑父给你钱,买去!

儿子有问不完的问题,他妈下班回来忙着做饭,儿子问题又来了,在案边忙活的她顾不上回答,站在床上的儿子就用一小竹杆杵她的后背

儿子喜欢把家里的物件当谜底,简单描述一番叫人猜。比如:高高的、方方的、有门的、带电的,里头还能保存东西。是啥?如此高深,我那智商就是猜不出哦。

儿子刚上学。

某个礼拜天,儿子一见我,高兴地像报喜:爸爸,你猜这个星期老师叫我站了几次?眼睛看着我的嘴,充满了期待。我脱口而出:两次。扣准了谜底一般,儿子兴奋异常,小手一拍:噢~对啦!我问:你神不?爽快作答:不神。嗨,这孩子,怎么不知羞耻捏?

儿子养过一纸盒蚕,天天去小河边摘桑叶,很经心。看着蚕儿吃桑叶,他跟着也得意地摇头晃脑,蚕宝宝长得很肥胖。一天,儿子不小心把一只大蚕踩爆了,看着挤出的绿色内物,他哭的很伤心。后来出蛾子了。两只在交尾,儿子称蛾儿的尾端为插座。

时间过得真快。老娘对儿子说:婆还把我娃没引足(ju)兴哩就长大了。

上初中时,晚上儿子和我一同看央视科教频道《探索发现》栏目,播的是黑洞、宇宙大爆炸之属的话题,儿子不时插嘴,所言跟紧接着播出的解说词相近。我心想:你怎么有这些想法呢?后来,我买了本精装插图本《时间简史》,他读完了。

儿子学习成绩一般化(旱涝不均),一度可说是很差。却有几次开家长会,有的老师对儿子做专题评说,初三时实验班班主任在儿子这个班上点评,说他曾盛赞班上一位同学,该同学却不以为然:老师您说错了,这个班最聪明的学生是

儿子上了一场学,从小学到高中只得过一回奖状。是小学一年级的时候班主任王菊萍老师带鼓励性的,进步生,这张奖状在我老爸的房间里孤独的贴了若干年。当年的王老师很喜欢儿子,可惜只带了他们一学年,就这一年,却给儿子留下了美好的印象。儿子写的第一篇作文就叫《王老师笑了》,并以他上课咳嗽,王老师送来开水和药叫他喝为素材,反复写了几次。

那篇《王老师笑了》是这样写的:放学了,同学们都走了,我把教室打扫了一遍。王老师来了,问:‘这是你扫的?我说是。王老师笑了,说:‘你扫得真干净。我看了很高兴,儿子表述的像清水一潭,很透亮。

后来,儿子的名字出现在学校迟到的黑板上很多次。只有去年很露脸,名字上了学校高考前200名的录取榜。

本站部分信息由相应民事主体自行提供,该信息内容的真实性、准确性和合法性应由该民事主体负责。文教维权网 对此不承担任何保证责任。

中国纪实通讯社主办 —— 全国维权资讯互动应用平台 安全联盟站长平台

文教维权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© 2013-2017 wjwq.org.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

联系邮箱:1643329295@qq.com 监督电话:010-89942671 转 648